女总裁的贴身赘婿 连载中

女总裁的贴身赘婿

时间:2020-01-14 20:04:38

状态:连载中

作者:飞天的猪

主角:叶北贺星辰

在线阅读

女总裁的贴身赘婿 第八百二十八章 戏耍他们

小心翼翼的将宁馨放下来之后,凯特琳这才松了口气,将她抱在怀里悄悄的向天台门口走去。

“不好,人跑了!”

此时刚把火焰扑灭的威尔逊注意到这边的情况顿时面色一变,连忙大声提醒道。

然而这时候凯特琳早已经走了一半,见已经被发现了,那自然不再继续伪装下去,双眸缓缓的陷入了迷茫的状态,整个人的速度都快了一大截。

而这一幕落入威尔逊眼中,脸色顿时一变,心中突然猜到这个凯特琳的身份。

之前抓人的时候,凯特琳一见他们都注射圣药之后就直接束手就擒了,因此威尔逊并不知道这女人竟然有着琼斯家族的血脉。

但现在一看,心中顿时懊恼了起来。

他们竟然眼睁睁的看着一个血脉精纯的极品血库在手中溜走了!

要知道,这个血库的重要性还是在叶北之上,叶北或许只是一个普通的敌人,这次杀不了以后还有的是机会。

但这个血库可就不一样了,如果组织里能够拥有她的血脉,那么研制出来的新药效果将远超之前那些产品。

想到这,威尔逊心中更是懊悔,不过此时上去追已经晚了,毕竟现在叶北还在这里,如果他们分散人手去追的话,到最后恐怕会被逐个击破。

无奈,虽然心中很是不甘,但也只能强忍下来,集中力量消灭叶北!

而看到凯特琳并没有做出什么冲回来一起死的事情,叶北心中顿时松了口气。

接着便将目光再次看向了金莹,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。

“好了,你现在没有什么可以掣肘我的了。”

接着又看了看那些蠢蠢欲动的铁狼会众人。

“你们不会真的以为,这些人就能把我拦下吧?”

“你这个混蛋还真是嘴硬,都到这个关头了,还不服软,那就别怪我心狠了。”

说着,金莹便伸手指着叶北,大喊道:“都给我上,杀了这个混蛋!”

听到这话,叶北也顾不上继续在这嘲讽她,浑身顿时紧绷起来,做出了防御的姿态。

然而,一阵冷风吹过,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。

金莹身体瞬间僵硬在了原地,手指仍旧在指着叶北,但铁狼会众人却并没有听她的话,而是面露询问之色的看向了威尔逊。

“上吧。”

随意的摆了摆手,顿时十几号人便向叶北围了上去。

而金莹则是面色难看的望着威尔逊,显然她的心情并不是很美丽。

毕竟任谁遇到这种情况都会新生愤怒的。

当然,此时金莹心里更多的是尴尬。

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,就算她脸是城墙拐弯那么厚也承受不住啊。

因此,心中便已经默默的记恨上了威尔逊。

至于另一边的叶北,则是没有心思管金莹心里是怎么想的,此时面对十几个大汉的围攻,他也开始有些招架不住了。

虽然牛逼吹得响亮,但这再怎么说也是十几个打了药的大汉,当初就算只有一个他也打不过,虽然现在实力变强了许多,但也架不住这么多人同时围攻。

而现在叶北的目标已经完成,自然也就不必再继续跟他们死磕到底了。

抬肘便顶在了一个铁狼会成员的下巴上,紧接着硬抗了一脚,整个人顺势向后倒飞而去,落在地上一个翻滚,而后直接就翻过天台围栏跳了下去。

这一幕顿时让威尔逊一愣,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。

要知道这里可是二十多楼啊,从这里跳下去那不得摔成糊糊?

连忙跑过去趴在围栏前向下看去,却正好看到叶北手里拿着一柄匕首戳碎了大楼的玻璃,而后一个翻身便钻了进去。

“追!快追,别让他给跑了!”

威尔逊深吸了口气,差点气得就跳下去追叶北。

但考虑到自己似乎没有这个身手,也只好忍了下来,带着众手下快步的向楼道里跑去。

叶北跳下去之后自然也没有闲着,转身便直接躲了起来。

刚刚拖延了这么久的时间,应该已经走远了,而他要做的就是等!

叶北到时不担心这群人以后会对自己展开报复,毕竟他们这个药剂对身体的伤害极大,就算是年轻人的话一生中也只能用三次,而他们明显接近中年了,用过这一次之后,恐怕再用一次就会暴毙而死。

叶北可不相信他们会跟自己死磕到底。

要知道,如果他们不注射那种药剂的话,连普通人都不如!

而注射之后,一个两个甚至四五个人,都对叶北造不成威胁。

但如果十几个人再全体注射的话,那就算最后叶北不敌被抓住,那威尔逊这一伙人最后也会因为器官衰竭而团灭掉。

因此,叶北现在要做的就是暂避锋芒,等他们药效过了,再秋后算账!

悄悄的躲在房间之中,听着外面杂乱的脚步声,叶北左右看了看,发现这里似乎是个休息室?

“啧啧啧真是腐败啊,这床也太软了……嗯?这是什么?”

叶北摸着身下的床铺,正感叹着,突然摸到了一个像气球一样的东西,忍不住拿出来,借着月色看了一眼。

“卧槽,这特娘是谁干的,真恶心!”

连忙将手里的小雨衣扔到一边,连忙跑到厕所狠狠的搓了两下手。

不过幸好,这个小雨衣应该是没用过的,估计是刚破开就被人捉奸在床了,然后就顺手藏在了枕头底下……

“玛德,那帮人还在外面,好像要破门进来了。”

叶北听着门外的动静,顿时眉头紧皱了起来,索性直接拿起了床上的床单,将其拧在一起,接着一头绑在窗框上,另一头则是直接扔到了窗外。

这里大概是十九楼,而床单的长度差不多只够到十八楼,距离逃出去还差得很远。

但叶北并不慌,将手中的另一个被子的被罩用刀子割开,而后将被罩的一头绑在匕首上打了个结,身体探出窗用力的将绑有匕首的那一头向顶楼扔了上去。

只听见一声脆响,显然这个匕首已经勾住了护栏。

“不错,挺结实的。”

相关文章

小说推荐

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