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雪之后 连载中

大雪之后温良徐念凉

时间:2020-01-12 16:17:53 分类:短篇 来源:微小宝 作者:鱼香豆腐 主角:温良徐念凉

《大雪之后》小说简介

《大雪之后》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于温良徐念凉,作者是鱼香豆腐,可以说是非常成功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了,波澜壮阔的凉莽之战落下帷幕,南疆铁骑开进了太安城,六国再无复国志,天下再也不怨徐,北莽远遁,离阳江山已现盛世之兆。一个少侠从富春江畔走来,结伴青梅竹马的刁蛮郡主,拐带书生太子,背着前辈的剑,替老爹再走一遭这离阳江湖...,一定不要错过哟~

《大雪之后》 第十二章 清凉山人 免费试读

离快雪山庄越近,人是愈发得多,大都是尾随着各大门派弟子而来的闲散人氏,到了襄樊城里,不知哪个大帮派漏出了“刀剑之争”的风声,加之有人声称见着了女子刀圣童山泉和东越剑池的当代宗主李懿白,这件事就更加有鼻子有眼,襄樊城一时之间受到整个江湖瞩目,人们争相赶往襄樊城,只为一睹这噱头大过天的刀剑之争,大小客栈都人满为患,襄樊城里的商铺也乐得见这车水马龙,吆喝声仿佛都大了些。

被迫承办这次“刀剑之争”的快雪山庄也乐于见着如此江湖盛会,一边让下人打扫客房,一边包了这春神湖上所有游船,以便一众少侠仙子观战。更是请回了大小姐尉迟渎泉和乘龙快婿张春霖来撑门面,快雪山庄没有武评宗师坐镇却依然位列十大宗门之中,自然靠的是这左右逢源的本事了。

这让小地瓜大发雷霆,三人在春神湖边软磨硬泡了半个时辰,那船家说没有快雪山庄的意思不能动船,好话说尽,加钱也无济于事,这认死理的船家不敢违逆高高在上的快雪山庄,恼得徐念凉险些拔刀,最后还是温良,一手拉住小地瓜,一手拖着沉迷《头场雪》的赵炔回到客栈。

客栈饭堂整日的话题无疑是绕不开江湖的,一众食客豪气干云高谈阔论,有人号称见过吴家新剑冠吴雾山,就会有人又说有幸在徽山住过两天…云云。今日有些不同,气氛更加热烈一些,原来一位快雪山庄的主事在采购时透露,徽山大客卿糜奉节已经拜庄,估摸着几天之内,这刀剑之争就要开始。

三人刚落座,这几日连连收温良小钱的跑堂立刻贴了过来。

“三位客官下午玩得可尽兴?晚上吃点啥?”一边殷勤地倒着茶一边问着。

“看着来三五盘硬菜,再来两壶杜康。小二哥快些。”温良又掏出一小块银子递给小儿。

“好嘞。小的这就去后厨给公子插队。”小儿接过银子,可劲说些漂亮话。

徐念凉还在生着闷气,一言不发,小炔子看书看得眼睛都快要掉进书里了,这《头场雪》一直是御书房“禁书”,小炔子出了宫围才能一睹为快。温良百无聊赖地喝着泡了一天的淡茶,磕着小碟里的瓜子,支着耳朵听邻桌的闲侃。

“天下十人,用剑之人在半数,这刀剑有何可争?”江湖上大多数人并不看好用刀之人,前有糜奉节和竺煌两尊怪物,更遑论还有于新郎,翠花,齐仙侠,如同三座大山压在世间刀客头上。

“别忘了,还有一个仙踪不定的桃花剑神。”一人补充道,更是引来众人共鸣,世人不清楚拒北城一役桃花剑神有何作为,但不知是谁说出了“把守天门”四个字,一下把邓太阿推向了王仙芝吕祖的高度。

“哼,别忘了,符祥刀魁,是轩辕青锋。”徐念凉见大堂众人口径快要统一,冷笑着说道。

“呵呵,小姑娘,这剑魁,也是轩辕盟主。”远处桌上一个老者笑着说道。

“轩辕盟主刀剑双修,想必这次是不会现身的。”众人遗憾叹道,几年之间,传闻武林盟主未曾走出过缺月楼一步,整个武林都在翘首以盼那袭紫衣。

那名老者身旁一位年轻公子开口说道:“我和师父刚从大雪坪下来,黄总管说轩辕盟主在闭长生关。”

众人咋舌,那公子口中的黄总管,自然是位列武评十人十数年之久的黄放佛,虽然已被后辈挤下位次,但作为徽山的大管家,在江湖上的人脉无人出其右。能和这位大侠攀上交情,想来这桌一行人也是有些头面的。

“敢问大侠名号?”有好事之人问道。

这正中那公子哥的下怀,他不禁瞟了一眼这边桌上的徐念凉,正要报出师门,一个女子领着一众仆人便闯进了客栈。

“冯世伯,堂燕这厢有礼。”那女子向老者施了一个万福,又对那公子抱拳示意,“窦兄风采更胜往昔了。”

来人异乡客不识,客栈掌柜伙计可是认识的,正是大蛟帮帮主高标遥的千金高堂燕,这大蛟帮虽不如快雪山庄清贵,但论实力放眼离阳江湖也是排得上号的,何况家中还有个做骑军校尉的哥哥,在这青州地界上,还真没什么人能惹这个姑奶奶。正当众人还在猜测老者身份,高堂燕略带撒娇地问道:“冯世伯既然到了青州,怎么不来大蛟帮,反而住在这小客栈里。”

“呵,高兄近来事务也不少,怎好叨扰。”

“不打紧,不打紧,要是传出去说‘中原神拳’到了襄樊城不到帮里,反而住客栈,那家父才是脸上无光啊。”高堂燕语气极为乖巧,毕竟冯喜宗是帮里挂名客卿中不多的一品高手。

大堂哗然,这位老者竟然是遍交好友的中原神拳冯喜宗,那他身边那位公子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。

“长了一张癞蛤蟆的脸,还觉得自己风度翩翩呢。”心情不好的小地瓜不理会窦长风有意无意的眼神,还小声诋毁了他一句。

“世伯今日还请移步大蛟帮,待到明日,家父便和世伯一起去拜庄,凭着两家近邻的关系,怎么也能给世伯讨个好位置。”

“如此,便劳驾高兄和堂燕了。”冯喜宗得了面子也不托大,笑呵呵地应下。

大堂上的江湖人都羡慕得紧,不说一睹那刀圣剑仙风采,就是离着近些看看传说中“英姿飒爽”的童庄主也不虚此行啊。

只见窦公子来到温良这一桌,风度翩翩地拱手问道:“三位见识广博,谈吐不凡,想必也是出生名门,可否赏脸同行?”

温良嘴角抽搐,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心想:“这厮一看就是老手,不单单邀请地瓜一人,而是邀请我们三人来堵我和小炔子的嘴,我半字未说,倒成了谈吐不凡。”

“见识浅薄,一介庶民,没脸可赏。”徐念凉丝毫没给窦长风面子,惹得温良噗嗤一笑。

窦长风愣了一下,很有风度地笑着继续说道:“小姐也听到了,届时我们师徒有好位置,二位都是练剑之人,我们也可一起瞻仰剑仙风采。”

“没兴趣,本女侠,练刀的。”徐念凉语气更冷,转头盯着温良,“我们的菜呢?”

温良正要劝窦长风别再自讨没趣,就听见他背后响起一个伶俐的声音:“你这女子好生没教养,窦兄有心帮扶,反而处处不买账。”

温良满头黑线,心想:“得,又要打架。”

果不其然,徐念凉立刻出言讥讽道:“哟,刚才一口一个世伯,那乖巧劲儿我见犹怜,现在又学着别人当刁蛮小姐啊?贵庚啊婶子?”

高堂燕被气得浑身发抖,她如今年近三十没有婚嫁,徐念凉一句“婶子”直戳了她痛处。她冷笑着对徐念凉说道:“希望你的刀法能有言语一半厉害!”说完便闪开身位,示意身后那个二品供奉动手。

“怎的?良哥,又要打架呀?”赵炔这时候很不合时宜地抬头问了一句,说完,夹着书站起身,走过去接过战战兢兢立在一旁小二手中的木耳肉片和米饭,然后上楼回了房间。

气氛霎时尴尬万分,赵炔这一举动让高堂燕众人都皱起了眉头,这也太不给面子了!

那供奉拔出佩剑便向徐念凉刺来,温良从筷筒里拿出一根筷子,只一步,出一剑,便崩断了那柄从大蛟帮武库里精挑细选的好剑,众人大骇,不仅惊叹少年的修为,更是惊叹有人敢这么打大蛟帮的脸。

高堂燕脸色阴沉,冯喜宗挑了挑眉,也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当和事佬,“小友有些面生,可是吴家的新剑冠?”

徐念凉冷笑着说道:“非也,他可学不了上乘剑术,只是个练拳的愣种,要不冯前辈指教他一二?”

窦长风听了这夹枪带棒的讽刺,一掌拍碎桌子,就要发作,只见师父依然不动怒,“小友说笑了,既然不是剑冢剑冠,可是生气楼的俊彦?”

“怎么?若不是和这些大门大派有关系,冯前辈就要出手管教我们?”徐念丝毫没有和解此事的意思。

“这儿是怎么了?”气氛正僵,门外又走进来一行人,“冯前辈,窦兄,高小姐。”那人一一行礼过来,见堂上剑拔弩张,笑着捡起地上断剑看了看,向温良抱拳行礼,“这位兄台好剑法。”尔后又转向大蛟帮供奉,“这位小兄弟折了前辈爱剑,算我张春霖的,来年开炉,幽燕山庄一定给前辈铸一把趁手的新剑。”寥寥数语,快雪山庄的女婿就缓和了快要动起手来的气氛,然后递给掌柜五百两银子,笑着说道:“这来观战的都是快雪山庄的客人,食宿自然算在山庄头上,多的银钱就算我给大侠们添一壶酒,不够的掌柜再到山庄找我要。”

“足够,足够。”掌柜接过银子连连拱手。堂里各路江湖人都起身对张春霖抱拳,“谢过少庄主。”张春霖也一一回礼。

“哼,今日就卖张少侠一个面子。”高堂燕冷哼一声,和冯喜宗一行人夺路走出了客栈。

“少庄主。”徐念凉收起脾气对着张春霖执了个晚辈礼。

“怎么?我们认识?”张春霖笑着问道,众人只觉得春风扑面。

“十年前,一个骗子在武当山洗象池送给少庄主一桩姻缘。”徐念凉笑着说道,“如今少庄主孩子都能打酱油了,我来要点媒钱,不过分吧。”

张春霖心中一惊,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眼前这个少女,那双桃花眸子确是像极了幽燕山庄的恩公,展颜一笑:“看来是我保住了中原神拳的晚节。媒钱,郡…徐女侠尽管开口便是。”

“我如今习剑又练刀,听那骗子说过少庄主铸有一把奇剑,名曰霜刀,我便要它了。”

满堂哗然,江湖人都知道位列十公子之首的张春霖,为人豪爽,行走江湖赠剑无数,但这柄霜刀一直伴身,似是意义非凡。

“霜刀我已带到了快雪山庄。”说罢,张春霖这才把注意力放到温良身上。“这位少侠若是姓温,那张春霖也有一把剑赠予你。”

温良一愣,“哈哈哈哈,那我就是不姓温如今也姓了。”

因为白天山庄事务繁多,是夜,张春霖便将三人带回了快雪山庄,就安排在了自己和妻子的小院里。把徐念凉一行介绍给妻儿之后,便回屋子里取来了自己的剑匣。

“这便是霜刀。”张春霖把剑递给徐念凉,“那夜恩公在漫天风雪之中一声剑来,此生难忘。”

徐念凉手指刚刚攀上剑柄,便感觉到一股寒气袭来,于是闭起眼睛默默感受着那道凉凉的剑气。众人见徐念凉有所交感,也不管她。

张春霖随即抽出第二把剑,“此剑名为折桦,从未示人,是我为温前辈所铸,也是在提醒张春霖做人的目标——春霖此生怕是做不成恩公那样的神仙人物,便觉得能做成那个腰挎木剑快意江湖的温不胜,也就无憾了。”说罢,和妻子对视了一眼,两人不由地握住了彼此的手。

温良见那剑通体黝黑,竟然不曾有剑锋,用剑指弹之,也不似黄庐红缡那般剑音清冽。不解地看向张春霖。

“此剑铸造之时,掺了恩公赠予的陨铁,铸成粗胚之后。”张春霖挠了挠头,不好意思地说道,“是我用神符将他削成这般模样再行回火的。”

“折桦…折桦…”温良又念了几遍这古怪的名字,起身对张春霖夫妇一辑,“小子替家父谢过少庄主,若温掌柜知道这江湖还有人记得他,一定会很开心。”

张春霖一家起身还礼,“折桦躺在张春霖的剑匣里实是屈才,希望温少侠让后世之人不要只知木马牛和太阿,而不知这柄折桦。”

 
查看全部内容

编辑点评:

剧情可以,主角描写的非常出色,就是女主基本都是些熟女啊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好看的幻想小说
  2. 好看的皇妃小说
  3. 好看的花都小说
  4. 好看的欢脱小说

最新更新

  • 深夜里渴望你的救赎 深夜里渴望你的救赎

   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落栀原创小说《深夜里渴望你的救赎》,主角是苏柚沈陆叙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书中主要讲述丈夫为了升职,把我送给了他的上司。我以为人生到这里已经够戏剧了,谁知道英俊风流的上司竟处处帮助我。我深受感动,想把这一颗千疮百孔的心交付于他,问他愿不愿意要。他没有给我任何承诺,只说会一直爱我。那时的我是多么天真啊,以为这份爱会是我永远的保护伞,一直到天长地久。我甘之如饴沉沦在他给的爱里。却不知道,当我陷得越深,就越难全身而退。...这本书真的就是这么精彩,不要怀疑快来阅读吧!

    作者:落栀短篇小说 已完结

  • 云深不知情长 云深不知情长

    《云深不知情长》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现代言情小说,苏小棠把苏情林深之间的故事写的生动感人。这本小说主要讲了一眼情深,苏情曾一度以为,这辈子她会喜欢上林深是必然。 情深情深,先有苏‘情’,后出林‘深’。 她爱他成痴,为他失去一切,宁死都不愿放手。 这世上有一种爱,情深入骨。...

    作者:苏小棠短篇小说 已完结

  • 战神保镖在都市 战神保镖在都市

    《战神保镖在都市》是一部阅读起来就会让人着迷的都市小说,这本小说作者花很色,是非常有名气的作家。书里叶城柳昭晴之间的故事非常感人,主要讲述了因为一次背叛,战友惨死,爱人香消玉殒。为了寻找仇敌,叶城受命潜卧在校园,成为校花的贴身保镖。随着一代王者回归。恶少、杀手、美女……纷纷接憧而至,平静的校园一时间风起云涌。我为王者,何人敢上!...

    作者:花很色短篇小说 已完结

  • 鲜妻萌宝:爹地太缠人 鲜妻萌宝:爹地太缠人

    《鲜妻萌宝:爹地太缠人》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于宫烨苏妗,作者是一叶云,可以说是非常成功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了,姑姑让我去偷人?纳尼!偷的还是当今赫赫有名,闻风丧胆的总裁大人!为了百万巨款,还有父母失踪的去向拼了!恢弘气派的别墅。某男看着我眼神一脸的兴趣缺缺!“ 你要胸,没胸,要臀没臀?也敢爬上我的床!”“爬上你的床?需要有胸?需要有臀?”苏妗笑的一脸妖艳。飞身上去,将某人扑到!咳咳!“总裁大人你误会了?我只是借个种仅此而已,对于您本人白送我都不要!”说着某女就低下头,扒掉了某男的裤子。,一定不要错过哟~

    作者:一叶云短篇小说 已完结

  • 谁家殿下如此倾城 谁家殿下如此倾城

    主角是赵奕俞缨的小说《我用生命为你而歌》是文采四溢的作者南晏原创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,剧情紧凑,情节跌宕起伏,人物刻画细致到位,绝对让你完美的感受到阅读的快乐,书中主要讲述了废太子赵奕最近运气特别背,他承乾殿百八十年没个人来造访,一来就来了个好色假太监,没事就盯着他的脸流口水!作为一个正儿八经的承乾殿的正牌主子,他必须握紧主动权,让这女扮男装的小太监知道什么叫‘抱住了大腿就要负责’!...别的不多说,喜欢的就赶紧阅读全文吧!

    作者:南晏短篇小说 已完结

  • 王爷,请下休书 王爷,请下休书

    《王爷,请下休书》是由那时淡月创作的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古代言情小说,主角有容槿赫连晔,本想她跟赫连晔最起码应当惺惺相惜。却难料——"你本就是一颗废棋,犒赏三军,是你唯一的价值。"...

    作者:那时淡月短篇小说 已完结

您的位置 : 主页 > 小说库 > 短篇 > 大雪之后